注册 登录  
 加关注
   显示下一条  |  关闭
温馨提示!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,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,请重新绑定!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》  |  关闭

一字一故事·一笔一光阴

探索书法与生活趣味——老马的“书法与人”工作坊

 
 
 

日志

 
 

[课程准备]体验与分析-对《丧乱帖》的技法解读  

2012-02-28 10:22:31|  分类: -12王羲之行书 |  标签: |举报 |字号 订阅

  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  |

一、关于分析的思路

分析就是将研究对象的整体分为各个部分、方面、因素和层次,并分别地加以考察的认识活动。分析的意义在于细致的寻找能够解决问题的主线,并以此解决问题。

分析的原则

1、分析必须达到最基本的成分(或者说最简单的因素)
为了认识一个事物的复杂成分,必须将事物分析到构成它的最基本成分,然后分别加以考察。因为只有分析到构成事物的最简单因素,认识这些因素在质上和量上的不同以及它们之间的关系,这样事物的复杂性才会充分暴露出来。所谓最简单的因素,这是相对的,它是相对于研究的课题来确定的。

2、分析必须是对研究对象的重新认识
分析是在原有综合的指导下进行的,人们总是依据一定的理论去分析对象。但是,分析并不是已有理论的演绎,而是对研究对象重作具体深入的研究。比如,德国物理学家普朗克在分析黑体辐射问题时,他是以经典物理学为指导的。普朗克为分析黑体辐射,经典物理学的所有理论和方法他都试过,但都失败了。这使他认识到,必须抛弃经典物理学关于能量是连续的传统观念。普朗克认为,物质辐射(或吸收)的能量只能是某一最小能量单位(能量子)的整倍数,因此,能量还是连续的。普朗克开创了量子论的历史。由此可见,普朗克如不以经典物理学作为指导,不可能开始黑体辐射的研究,也不能发现经典物理学的局限性而提出量子论。但是,从经典物理学是不可能演绎出量子论的。

二、思路借鉴

王宁《汉字构形学》

第四讲  汉字的书写元素和构形元素(资料来源:http://course.bnu.edu.cn/course/gdhy/zljc/hzgx/4.htm
线条(甲文、篆文)、铸迹(金文)、笔画(隶书、楷书)是汉字的书写(包括刻、铸)元素。汉字发展到楷书,笔画已经定型,变为可以称说、可以论序、可以计数的书写单位。
笔画写成以后的样式,称作笔形。笔画按笔形来定名称说。楷书的基本笔形有横(无曲、无折、无断的左右平放的笔画)、竖(无曲、无折、无断的上下直放的笔画)、撇(向左下的斜笔)、捺(向右下的斜笔)、提(向右上的斜笔)、折(方向变化的连笔)、点(不足构成横、竖、撇、捺、提的小断笔)几类。
笔形的分类可粗可细,要看分类的目的是什么。如果为了检索、排序则宜粗。例如现代辞书只归纳为横、竖、撇、点、折五种笔形。如果为了教授书法或描述写法则宜细。例如点可以细分为撇点、提点、顿点等。折也可以按方式、方向和顺序进行更细的描述。
楷书的笔画起落固定,动态的实现与写成的样式一致,所以可以计数。这在笔画没有定型的古文字阶段是难以做到的。试比较:

        果       果   果   果
甲文的“果”与小篆的“果”从已实现的形体上难以看出书写时的起落与顺序,不易计算线条的数量,只有隶书和楷书可以把笔顺和笔数确定下来。
笔顺是在用毛笔书写的时代前人写字的经验总结,其中有相当的灵活性和个人习惯性,本来没有绝对的规则可言。特别是对书写熟练者来说,在一定的范围内,先写哪一笔并不会绝对影响写字的准确和美观。规范笔顺的作用主要是为了给汉字排序,以便检字。对于初学者来说,遵循一定的规律,对于把汉字写得方正、整齐,养成良好的书写习惯也是很有必要的。前人总结的笔顺规则大体有以下几条:先上後下(江),先左後右(河),先横后竖(木),先中后旁(小),正连反断(匹),折不过三(凸、乃)等。国家语委已经制订了笔顺规范,对于写字来说,把规则与具体字的笔顺结合起来教学,比死记每个字的笔顺,更容易把握一些。   
汉字的构形单位是构件(也称部件)。当一个形体被用来构造其它的字,成为所构字的一部分时,我们称之为所构字的构件。如“日、木”是“杲”的构件,“木”是“森”的构件,“亻、列”是“例”的构件。
我们把汉字进行拆分,拆到不能再拆的最小单元,这些最小单元就是汉字的基础构形元素,我们称之为形素。例如:“诺”、“器”两字:
 

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 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 口

         诺       艹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 器    口

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 若      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 犬

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 右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 口

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 口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 口

“诺”是层层拆分的,“器”是一次性拆分,它们同样都拆到不能再拆的程度,现出了形素。一般说来,汉字的构形和构意是统一的,这些形素在形体上是相对独立的,并且还都能体现构意。例如“诺”中的“”,是“又”的变形,表示右手,它不能再拆成一和丿,因为这两个笔画在形体上已没有相对独立性,而且也不具有示音、表义、表形和区别的构意功能了。
同一个汉字在不同的发展阶段,常会有不同的构形形素。例如:小篆的“诺”字与前面所举的现代简化字“诺”就有所区别:


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 辛

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 言 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

         诺       口   屮  

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 辫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

             若        屮            

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 又            

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 右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

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 口
简化字与小篆比较可以看出,现代汉字的拆分和体现构意不如古文字细,这是因为从小篆发展到隶书、楷书有一个简化过程,除了笔画的省简外,还因为书写的便捷而发生了形素粘合的情况,“艹”就是两个“屮”的粘合。粘合以后的构形元素从形体上不宜再拆分了。这也告诉我们:理解和认识汉字,一方面要对不同时代的汉字实际面貌进行客观描写;另一方面也可以追溯它的历史以便对它了解得更深刻。例如“右”字能否再行拆分?“”是否独立体现构意?参考了古文字,就可以处理得更合理一些、科学一些。
在依层次拆分的汉字中,处在全字和形素之间的构形单位,称作这个字的过渡构件,它们可以用层级来指称,例如:
“诺”字含有以下三级构件:
  一级构件:讠、若
  二级构件:艹、右
  三级构件:、口
一级构件又称直接构件,这样称说是因为它们直接构成全字,全字的造字意图是通过直接构件来体现的。例如:
“鞭”的造字意图是通过直接构件“革”和“便”来体现的,“革”指明其意义类别,“便”提示其声音信息。
对独体字来说,它的构件就是它自己,它的基础构件、直接构件和全字是相同的,例如:“自”的形素是“自”,直接构件和全字也是“自”。
以上我们是按拆分的程序来说的。将拆分的程序反转过来就是组合的程序,也就是汉字依层次逐级构成的顺序。“诺”层次构成为:

           

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 右

           口          若

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 艹          诺

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 讠

从上可以看出,形素在层次组合的字中,是逐层加入的。也就是说,虽同是构形的最小单位,它们却可以在不同的层次出现。“口”和“”出现在组合的第一层,而“讠”却到第三层才出现。
构件有成字构件与非字构件之分。成字构件指既能独立成字,又能参与构字、体现构意的构件。也就是说,当它不作其它字的构件时,本身就是一个完整的字,与语言中的某个词对应。例如:
“目”,在作“睛”、“瞳”的构件时,表示所构字的意义与“眼睛”有关,而“目”本身就是一个独立的字,与语言中“眼睛”这个义项相对应。
“胡”在作“湖”的构件时,其构意是提示“湖”字的读音,而“胡”本身就有“hu”的读音和“颔肉”的意义。
“目”和“胡”都是成字构件。
非字构件指只能依附于其它构件来体现构意,不能独立用来记录语言的构件。这种构件无法与语言中的词对应。非字构件有以下四种类型:
1.作为标志或表示区别的单笔画或笔画组。例如:
“末”中的上面的一横是依附于“木”而存在,表示“木”的末稍,它本身不能独立存在,不能与语言中的词对应。
“刃”字中的一点、“亦”字中的两点、“母”字中的两点、“夫”字中的短横,都只能依附于成字构件而存在,其构意只有在所构字的具体环境中才能体现出来。
2.古文字传承保存下来的非字象形符号。例如:
“果”上的“田”,本是果实的象形变异而来,“番”下的“田”本是兽足的象形变异而来,它们与“田地”的“田”同形而没有音义,都是非字构件。
“谷”《说文解字》作鏝,解释为“泉出通川为谷,从水半见,出于口。”它的上部本来就是一个非字构件,楷书传承保留下来,仍是有构意无实义的非字构件。
“俞”中的“刂”本是“水”的变体,在小篆里已不成字,楷书传承保留下来,仍是非字构件。
3.充当部首的位移变体,例如:
“水”在左边写作“氵”(三点水)
“火”在下边写作“灬”(底火)
“肉”在左边写作“月”(肉旁)
“刀”在右边写作“刂”(立刀)
“手”在左边写作“扌”(提手)
“阜”在左边写作“阝”(左耳)
“邑”在右边写作“阝”(右耳)
……等等
这部分非字构件在《说文解字》里就属于构字频率高的部首,他们不仅是构形的标志,而且同时决定了字的构意。在《说文解字》里,他们大都是成字的,请看以下小篆,这些部首不论放在哪个部位,都与他们的独体字写法一样,所以都是成字的:
水——河 江 湖 海
火——煎 熬 然 蒸
肉——肥 腹 腐 肾
刀——削 利 剑 判
手——拉 提 挂 挺
阜    陈 阶 陛 陵
邑    都 部 郭 郡
发展到隶楷阶段,产生形体变异,由于构字时所放的位置固定,变异呈现出一种规范,但由于书写的原因,他们与作独体字时的样式已经不同了,变成了非字构件。这类构件与上面两类都不同的是,它们虽不能独立记录汉语,但与成字的对应关系非常整齐,构意也与相应的成字完全一样,十分明确。这类构件我们又称作结构部首,以与仅仅作为查检而设的检索部首相区别。
4.经过变异或粘合、丧失理据作用的记号构件。例如:
“冬”上部是古文“终”,本是成字的。楷书成为记号构件,也就是非字构件。
“贵”的上部本是“臾”(古文“蒉”),本是成字的。楷书变异,成为非字构件。
“春”的上部本从“艸”从“屯”,粘合后变为非字构件。
把汉字的书写单位和构形单位区别开来,在理论上是非常必要的:
首先,汉字的构件是体现构意的,笔画却不具有体现构意的功能。如“革”是以整体的构形来表示“去毛之皮”这一构意的,拆分成笔画后,各笔画体现不出构字意图。这就使构件与笔画有了根本性质上的差别。
其次,汉字的结构的生成与书写的顺序并不完全一致。书写是一笔一笔实现的,但不都是写完一个构件、再写第二个构件。只是在书写完成后,才能看见全部构件的布局。例如:
“回”由“囗(wei)”和“口”两个构件组成,但书写时并不是先写完“囗”再写“口”,也不是先写完“口”再写“囗”。
“东”由“木”和“日”两个构件组成,但书写时并不是将“木”和“日”一先一后分别实现的。
“夹”由“大”和两个“人”构成,但书写时并不是“大”与两个“人”依次分别实现的。
第三,正因为结构生成与书写顺序是不一致的,所以,当我们分析正规字体的结构时,主要分析构件及其功能;而当分析变异字体时,由于这种变异是书写造成的,就必须首先考虑书写顺序和笔画密集程度所起的作用。如果不把书写单位和构形单位区别开来,在分析这些不同现象时,就会产生困难,容易把来源和本质完全不同的现象混淆。
所以,虽然不少形素是由多个笔画构成的,我们在作构形分析时,并不以笔画作为下一层次的单位。也有少数构件是单笔画的,为了理论体系的严谨,这种构件应具双重身份:在书写时,称为笔画;进入构形时,称为单笔构件。这正如一个形音义具备的字往往也有双重身份:在构字时称构件,独用时即称字或字样。

三、对《丧乱帖》的技法分析准备

[课程准备]体验与分析-对《丧乱帖》的技法解读 - “书法与人”工作坊 - “书法与人”工作坊

 (大图可以点此下载

根据以上两个材料,我们试着对丧乱帖进行分析,有如下几点方向:

从笔画、字、字组、行、篇等文字的角度进行分析时会有什么样的结果,其间关系如何。

从点、线、面等视觉元素的角度进行分析时会有什么样的结果,其间关系如何。

以上两者的分析有什么差异和共同点。

还可以通过哪些手段,对书法的技法元素进行分析解读。

由此,我们的技法训练应当如何进行。

四、基于体验的立场

鲁迅 《花边文学·看书琐记》:“文学虽然有普遍性,但因读者的体验的不同而有变化,读者倘没有类似的体验,它也就失去了效力。”

体验,我们通过自己的眼睛来观察这个对象,并试着分析,深刻的思考,可以让我们获得更多的新的感受。

五、要求:

1、请大家认真观察《丧乱帖》,并试着依上述的要求进行分析。

2、将分析的过程记录下来,上课时带来课堂上。

3、在课堂中,我们将分小组进行讨论,进一步碰撞,期以得到更新更丰富的结论。

4、抱着好奇的心情,试一试:别怕错,也不会错,因为分析是开放的;另,体验本身就是一个很有价值的东西。

  评论这张
 
阅读(247)| 评论(0)
推荐 转载

历史上的今天

在LOFTER的更多文章

评论

<#--最新日志,群博日志--> <#--推荐日志--> <#--引用记录--> <#--博主推荐--> <#--随机阅读--> <#--首页推荐--> <#--历史上的今天--> <#--被推荐日志--> <#--上一篇,下一篇--> <#-- 热度 --> <#-- 网易新闻广告 --> <#--右边模块结构--> <#--评论模块结构--> <#--引用模块结构--> <#--博主发起的投票-->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
页脚

网易公司版权所有 ©1997-2017